追蹤
恰恰王子的小小城堡
關於部落格
  • 4128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故事的開始:找,一個故事

 

        過了觀音國小,學生用手機聯絡我騎過頭了,我只好再騎回頭重尋一遍。就在這時,我看見了這一道碑,白慘慘的立在初青的隴畝間,就在193縣道旁。

        我停下車來,稍一仔細看,碑上對著路上的那一面,刻著「故陸軍OOO殉職紀念碑」,端端地立在這處,顯得突兀。雖然是大白天的,酷熱的路上前無古人,後無來者,我未敢趨前冒犯、查一究竟,加上別有要務,不宜久留,於是又別過頭去趕行程了。

        但是這「紀念」兩字一直在我心中盤桓,「殉職」當然是「因公」了,但裡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,放眼看去也無任何顯赫工程,究竟殉於何職?這問題引起我不斷地猜測。這條縣道,不若另一路的臺九線來的寬大、筆直,過路人不多,看碑上的人名,姓「谷」,估計是個隨國民政府來臺的外省軍人,在這裡既沒有地緣關係,人來人往,到底有誰會紀念他?

         我知道這其中一定有故事,但在荒煙蔓草中,大概沒人能把這塊碑上無言的故事說個詳細。天地悠悠, 這名異鄉軍人,他的名字、他無緣的故鄉,如今只剩一塊碑作為他存在、走過的紀念,這些原意要表彰、讓人知道的故事,在田野間,只成為一種虛無的存在。


         誰能來幫他說故事呢?

        自來小鎮,我對事物的感受愈發敏銳、細膩,一些細小事物都能輕易上心頭。其實對於這塊紀念碑,我無法多想,卻又不能不想。想著它可能的故事,想著我可能的際遇,也想著兩個相對遙遠的故事,卻在寂寂寥落處一次偶然的因緣萌發。但面對一個陌生的名字,一塊慘白的碑石,我又能說什麼呢?

        那時我才把相機賣了沒多久,本以為這是一種解脫。但過了那一天後,我終於覺得沒有相機會成為我生命的缺憾:我想說故事!我要找這一個故事,用文字、用影像,把它擦拭乾淨,既不致湮滅成幽徑、古丘,等有心人路過,能以有情之眼,對這故事明眸善睞、含睇宜笑。

        於是我又重開了眼睛,「找,一個故事」,也等更多個故事。因此,如果你也發現類似的紀念碑,請告訴我,求其緣分,
共作找故事、說故事的有情人。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