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恰恰王子的小小城堡
關於部落格
  • 4128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我的房間

靜下心來看,玉里真是個不錯的地方,
除了夏天較悶熱之外,其餘氣候溫適,人情可愛,
倘若習慣了,生活不也就是這樣嗎?

然而心中浮浮念念、飄飄盪盪的疏離,到底是什麼呢?


我家裡上一代的人,是在顛沛流離中成長的,
「家鄉」與「異鄉」的觀念,在老一輩的人心裡面根深柢固,
他們總不能忘卻當初連娘親都沒告別,而倉促慌忙的離開老宅,
就這樣,在接下來的五十年裡漂泊終南天地間,
少小離家,等到老大回的那一天,已經白髮皤皤,鬢如星霜。

在我小時,見過許多老大人哭過,
多半是接到大陸親人離世的消息,無處哭訴,便進我家門找我爺爺哭去。

印象深刻的是一個晚上,金滿嫂披頭散髮地撞進門來,用客家話喊我母親說要找爺爺。爺爺來到客廳,金滿嫂人就癱了,她趴在哭喊:「書充嗲,你去看看壽生吧!」壽生哥是金滿紹嫂的老公,也是從家鄉出來的,那天接到了自第三地轉來故鄉的來信,說他娘走了,50歲的人,抗過戰、剿過匪、喝得高粱,卻哭了一整天,到夜裡也沒停下,金滿嫂哭啊、求啊,勸他不成,瘋也似地跑來我家要爺爺救她老公。

夜裡父親騎著小台摩托車載爺爺去壽生哥家裡勸他,回頭看金滿嫂怎麼沒跟上?原來金滿嫂那時失了心神,拖鞋都沒穿齊就從自個家裡跑了四、五公里路到我家,一邊跑一邊哭,一雙大腳都血了。


想到這幕,每每憶起詩裡說「訪舊半為鬼」,這「鬼」字多淒涼啊!


對我而言,台灣是家鄉,在這小島上,無處不自得,
無論江西、雲南或是南京,只是我為老大人心疼發作的傷口,
其實早也不具任何實質意義。

誰說:「處處異鄉處處家」。在這島上,家鄉離我太近,異鄉離我太遠,
要能哭、能笑,太不容易。

少年時追求戀愛、青年追求事業,大約中年開始,便求一個家庭的圓滿。
今日生活在他方,老大人不在身旁,想要忘憂、終老,終究不易,
如今我心無法安定的環節,可能就在此吧。


其餘的,就等天晚以後,再好好沈澱吧,
至少目前,目前的生活是還不錯的!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