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恰恰王子的小小城堡
關於部落格
  • 4127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翻開的書頁,還是寂寞

 20091206。
首站回到桃園的家,一大早沒事,和父母親散步到附近的全聯福利中心買些日常用品。上午的陽光暖得剛剛好,很久沒這樣了,我們錯落的走著,偶而也互相等待著。

出發前,我要他們在家門口合拍一張照。



我得寸進尺,後來要他們牽著手拍一張。本以為向來嚴肅父親會板起臉恐拒絕,但卻出乎意料地,他雖然表情羞怯但動作卻一點也不羞澀地牽起母親的手。

母親後來對嫂嫂抱怨:「叫他牽個手,他推托了老半天才拉起手來。」我不禁替父親叫屈:「他三十多年沒牽過手了,當然要先摸索一下手的位置在哪裡嘍。」



走出社區,正好碰上嫁娶的人家。我要他們站兩旁來拍一張,倘若人家問起來,就說是家裡的二兒子終於結婚了。




當天下午,為了取得得一些資料信息,匆匆從北上的月台去了一趟臺北。


20091207。
隔了一天的大早,我卻匆匆趕在對面的南下的月台,等車去台南開會。
咳~我的日子還是在匆忙中喘息著。


可喜的是,當日入住台南的飯店。晚上愛徒學信來找,我們一起吃頓飯。
學信還是一樣,進退應對都非常得體。後來我們在飯店大廳聊到很晚,我還是不改老師的風範,和他提醒不少做人的道理,學信也是不改學生的風範,一直專心仔細地聽著我的說教。

後來我很驕傲的和別人說:「我也算是桃李滿天下了。」

晚上九點多,回到客房後,我還是沒忘記勤力地批改塞滿整個行李箱的作文。


20091208。我們一大早在台南後火車站集合。多等了四十多分鐘交通車才姍姍來遲。

坐在車站外的長椅上,前面站了一位女子,她拎著一頂安全帽在張望,讓人誤會她是在等遲到男友來接送上班。直到望瘦容光如許,我為她假想的男友期而未至。等接駁交通車到來,才出意外發現,她其實也是應邀前來開會的某學校的主任或組長。


首場會議在臺南大學附屬高中開議。
三百多位校長、主任以及行政教師集中在體育館開會。中餐是由該校餐飲學程學生製作的排餐。

看哪,人家小朋友也是「進得廚房,入得廳堂」的!

看到這位小朋友,我心動了好一會兒,覺得應該為她拍一張照,不然我肯定會失魂落魄好幾天。等我在一旁徘徊許久,終於拿出相機鼓起勇氣對她說:「小朋友,老師給你拍一張相片好嗎?」她大方地接受了,捧起一只玻璃杯站定。我知道只有one shot的機會,所以仔細的設定、對焦後,拍下了這吉光片羽的一刻。


20091209。這兩天的研習會議就不說了。會議結束的下午,從臺南火車站搭區間車南下高雄。這是我第一次在南部搭乘區間車,一站一站地數算著臺南到高雄間幾個知名或不知名的小站。


下午的喜憨兒烘焙坊。高雄市有幾家喜憨兒的餐飲店,這是其中一家......的玻璃帷幕。


20091210。在高師大唸書的愛徒紀薇。

和紀薇相約一大早在麥當勞吃早餐。
紀薇從陽明畢業已經兩年,我們也已經兩年未見了。
雖然我倆都是桃園人,卻到高雄來才相見,不免有種「動如參與商」的悵悵然。如同以往在陽明的日子,和她之間還是有許多的羞澀與拘謹,但這層薄薄、怯怯的陌生,才是我熟悉的紀薇呀。(也或許是紀薇熟悉的我)

這些年,雖未深深切切地交心聊過,我總是羨慕她的孤獨與勇敢。

臨去上課前,我說想拍幾張相片,她怯生生地答應了。我們都有些拘謹,以致於前幾張實在不太理想,後來藉著閒話的空檔,索性橫持相機隨意按了一下快門,連對焦的準備都沒有。沒想到這一張交上帝的傑作竟然出奇的燦爛。

這樣的美麗純屬意外。讓我都有點自暴自棄了。

這不是我拍的,是上帝拍的。

我貪玩地叫紀薇捧捧十萬元的相機,並要她為我拍一張,成果如下。
我深深覺得她未來必定成為一位孤獨又美麗的人,因此從前未曾替紀薇拍過一張相片,也未曾讓她給我拍過一張,總覺得是一種遺憾。
如今一次滿足,這真是個美麗的早晨!

這裡是高雄市文化中心。

紀薇去上課之後。我在四周隨意走動。
高雄的陽光溫煦,但空氣中總有些微塵在浮。
就像某些初初起緣的誤會:確實清楚,但不完全透明。


然而對我來說,這裡仍然是不全陌生卻又全然令人興奮的城市。



下午,搭客運到枋寮火車站。
才下公車,我便拉著行李箱往那一道經常夢到的海洋走去。夢的盡頭原來是一道海堤,倚在堤旁望向無盡的水域,斜陽懶洋洋地灑在水面,粼粼波光緩慢輕柔地鋪成橘色的海洋。

如果多給我一點時間,我會像一位過客一樣,即將愛上這裡。


然而。一如以往,「翻開的書頁,還是寂寞。」


夜裡,我回到玉里,

依舊,我依然掛念的是你。

你為什麼要去了?

你為什麼要來了?

你為什麼,就這樣寂寞了?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