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恰恰王子的小小城堡
關於部落格
  • 4128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區域文學之「花蓮麻糬走著吃」

是呀,花蓮市街上最醒目的招牌莫過於火車站和滿街都是的麻糬店了。
 
        記得小時候麻糬是庶民的零食,偶爾會在忠孝街內的矮房子的桌几上出現,那時的麻糬也很簡單,透明的包裝,一眼就可以看見包藏了十來個粉粉白白的麻糬,分裝的小袋並不密封,任其開口袒腹,小胖子們冷不防從小袋中滑出也是常有的事。印象中的麻糬有紅豆、花生、綠豆、椰子等幾種口味,不只從分裝袋上的圖案可辨別,其實直觀麵皮也可以猜出包藏的禍心。我最喜歡紅豆口味,不喜歡椰子的辛嗆味道。不過那時候麻糬體積略小而扁平,不若現在市面上的豐滿圓潤,雖然不經飽,小孩子卻可因此而貪心地多吃幾種口味。
 
        我在小學以前離開了花蓮,好一段時間花蓮的外婆仍不時寄麻糬、花蓮薯、豆干之類的家鄉味,後來隨著外婆過世、母親的兄弟姊妹陸續成家、遷出了花蓮,我和麻糬的血緣也就切斷了許久。
 
        再回到花蓮立業,已是二十多年後。街上的麻糬招牌滿目琳琅,目不暇給,但再沒機會嚐到從前懷念的滋味。現在的麻糬五顏六色、花樣百出,以往只能存放一、兩天的產品,現在竟也可以擺上一年半載。新產品口感較厚實,然而吞下一塊臃腫肥胖的麵糰,就會讓人肚子飽上半天,扎實的口感吃下肚,但總覺得有什麼東西淡薄了。 
 
       面對現今麻糬的種種雖有些抱怨,但我偶爾還是喜歡吃塊麻糬,像是犯癮似地。紅豆口味一向是我的最愛,特別喜歡在廟口紅茶店酒足飯飽後,買兩個帶在身上吃。常去的廟口紅茶店,店裡兼賣著紅豆、花生兩種口味的麻糬,擺在櫃檯邊一個可有可無的角落,曾聽店裡的老人家講,他們的麻糬是特別從新城進貨的,也是一樣飽滿圓融,但餅皮上的粉末不會太多,小袋亦未封口,揣在懷裡邊走邊吃,真是極盡悠閒的之能事。更有樂者,乃是盥洗之後,臨睡之前,赫然發現袋中還有未吃的麻糬一顆, 顧不得再刷一次牙,大啖而足。
 
        顯而易見的,麻糬之於我,是一種懷念、一種心願、一種生活在花蓮的葛天氏無懷氏之民歟的閑適憑證。
 
        悠悠想來,其實生活在花蓮無一不適,唯一可能令人不快的,大概就是外地人問起:「哪一家的麻糬最好吃?」對於此種問題,花蓮人早有所預備了,大多都能提出自己的一套答案,然而令人可惜的是,花蓮這麼多美麗的山水風物都在在暗示、提醒人們自然的美好以及嚮往一種生活態度的可能,但人來人往,卻往往只能粗俗地想到消費口腹的慾望,我好想問問這些人們:「當你在咀嚼的時候,它真的讓你想起花蓮碧藍的海水、蔥綠的山脈、和飄來飄去的雲嗎?」如果沒有,那麼其實吃什麼東西也不是那麼要緊了!只可惜每次到火車站,見到旅人帶著大包小包的麻糬包裝,反而讓人有種厭煩的感覺,彷彿麻糬對這些人而言,不過是一項消費與交際、匆匆忙忙到此一遊的過客憑證。看到這些,我也無法多說什麼,只能默默地坐在喧鬧的車站大廳中陪伴著遊客等車而已。

 

         〈花蓮飲食八景〉:「花蓮的紅豆麻糬其實還蠻好吃。以前上下課,路過麻糬店,總會停下來掏幾個硬幣,買一兩個來吃。所以麻糬還是可以買,可以吃,但只要少少一兩個,並且就在路上,邊走邊吃。這才是花蓮主人,而非『台客』的風格。」這話真說到了精髓!在花蓮、吃麻糬,本來就是一種生活意趣的體現。說實在的,我其實不怎麼討厭台客,但的確討厭會買麻糬卻不懂吃麻糬的過客。 


綜三忠的同學吃得含蓄也吃得開心


普三忠的同學也是心花怒放


就在玉中的美麗的蓮花池畔享受麻糬
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